二十六、破解之谜、险中求胜

作者:央吉那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26 14:15:28

傍晚,铅灰的天空与棕褐色的大地形成了一条线,星空忽隐忽显——隐隐约约有几颗稀疏的星子闪烁;小区绿花园地四周由荧光灯照射掩映着各种植物通透明亮,绿意盎然;家家户户欢声笑语和电视上的新闻联播声音从不同的楼层中飘出;居民晚饭后大多数都选择在附近公园散步,抑或是有大妈集聚在周边空地开始跳着广场舞,但也有个别身材线条高挑的中年女性在另处随着动听的旋律舞曲,自由组合在跳着优美的交谊舞;小孩子门嬉戏大闹,你追我赶,好不热闹,各年龄段的居民在暮色中自得其乐……好似一幅现代社区暮晚中的“清明上河图”。

此时,林家就没有那么轻松欢快,母子俩在医院耗了一天时间已神疲人乏,他们刚吃好英子做的晚饭,林梅就躺在床上无法动弹,陆宏也倒在沙发上。而保姆英子为他们做好晚饭就匆匆离开了林家,因英子属种点工,不在林家过夜的,不过她家就住林家小区附近不远处,来去都很方便的。

此刻,陆宏手里拿着今天那位女专家医生开的药方子,已看了无数遍,心里很是郁闷,他在医院看到药方子的一瞬间,第一感觉就心知肚明此方是乱开的,此药方只是忽悠不懂中草药的平民百姓。按常理,尿毒症晚期患者,药方的配伍应按“君臣佐使”来进行组合,至少要按“益气健脾、温肾补阳、活血化瘀、清热排毒”原理来配伍。但这所谓的专家只开了七味清热药,而且全是苦寒中药,啥意思?陆宏研究了半天,还是没有整明白其中的原由。   

林梅在医院就问过儿子:“阿宏,看了中医方子为何不高兴?”

陆宏当时回母亲:“这位专家开的药方子有问题,这种配伍方子显然有违中医常理。”陆宏没跟母亲解释过多,怕给母亲增加压力,再说,讲给母亲听,老人家也听不懂,毕竟母亲还不了解中医药方的原理。

林梅又问:“如果我吃专家医生开的中药会出现什么问题吗?”

陆宏回道:“如果老妈你喝了这些中药汤汁,轻则脾胃会受到伤害,肾血管会因寒瘀堵;重则会加速你病情向相反的方向发展,甚至会有……”。陆宏没有再往下说,担心母亲接受不了现实。

林梅不解地问:“那这位专家医生为何要这样做,此用意何在?”

陆宏思忖地回道:“我也在想,难道是专家忙乱中出错吗?还是故意暗藏玄机——钓鱼?”

“啥叫钓鱼呵?”

“就是故意拖住每一位患者,让患者永远咬住她的钩子,不断挂她的专家号,人为制造专家一号难求,这里面是否还有跟医院外面的号贩子有什么经济互惠的瓜葛?这些都是未知数。当然,这是我的猜测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——专家今天开的药方子是人为操作的,可以这样断言,一个患者第一次来找她看病,此专家不会拿出最好的配伍药方子帮你排忧解难,她至少要让你跑几次,其目的就是赚专家挂号的钱。”

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
“当然,不是每家医院或每个中医医生会这样做,这毕竟是缺德的事,但此现象是存在的,虽然是个别的,今天却给我们碰上了。现在市级个别中医医院确实‘猫腻’重重,我单位一位同事曾说起过一件事,他去滨江市最顶级的中医医院,位居市中心,专家号高达350元,开出的方子是十五味药七帖代煎,但等他拿到代煎汤药及随附的药方子时,纸质方子中却显示出近四十味中草药,多算了二十几味药费,其实代煎药内还是十五味(如乱加药味会造成严重后果),那么由患者买单多出的中草药去向哪里?这就是这所市级著名的中医医院一个经济上的漏洞,至今无人告发,至于不告发的原因也就是患者考虑到自己还要去看病,顾虑重重,如一旦告发,院方说不定会把此位患者拉入黑名单,那今后岂不是求医无门了吗?为此,许多患者只能忍气呑声,心想,反正自己出小钱,医保局出大钱。于是,此事在个别中医医院不断蔓延,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恶性循环违规谋利的通道,至于谁在背后牟利,不得而知,但事情的性质是严重的。”

林梅听了毛骨悚然,气愤地说:“这社会,在堂堂阳光底下,难道在个别中医医院还会出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,其道德和良心何在?!”

……

一切都是令人匪夷所思的,无论怎样,陆宏决定不再带母亲去中医医院看病了,再说,母亲身体也承受不了,毕竟西医权威专家医生已宣判林梅还有两个月的生存期。

其实,所谓专家乱看病和乱开药现象在滨江市属个案,但恰恰给林梅与陆宏母子俩撞上了,而且,林梅是冒着临近死期来求诊的,命运却偏偏给她开了这个“死亡玩笑”,而陆宏原打算看中医是为争取时间给母亲换一种拯救她的生命方式,现在却前功尽弃,原因是时间等不及。此时此刻的陆宏必须果断地拿出决策,由自己为母亲配伍组方,虽然有些冒险,但陆宏已没有退路了,否则母亲就等死,他必须要担当起一个儿子的最终孝道,为母亲的生命去“险中求胜”。为了稳妥起见,他经过慎重思考后,写好有关尿毒症肾病的配伍中药组方后,并没有马上给母亲熬喝,而是向原来求教过的那位民间中医郞中进行咨询和论证。

这位郞中居住在山青水秀的江浙一带山区,因袓传中医,其本人没经过专业中医学院系统学习,故属草根郞中,但在民间交通不便的山区,此位郎中能为乡村山民排忧解难,也曾看好过不少疑难杂症,受到方圆百里村民的好评和爱戴。所以在山区也真少不了这些民间郞中。而陆宏曾通过一位朋友的亲戚介绍,认识的这位郞中,也算是拜师学医罢了。这位郞中年过七旬有余,精神瞿铄,身板硬朗,满面红光,慈眉善目,为人和蔼可亲。更让人敬佩的是郞中从祖上明清时代为乡民号脉看病从来不收钱,一直免费保持到现在,乡民凭着郞中开的药方子自己去镇上药铺抓药……

陆宏经长途跋涉来到山区,再一次见到这位民间中医郎中,便说明来意……

民间郞中:“小陆,你为母亲开的中医配伍药方,我看了,大体上没什么问题,就是要注意的是你母亲患的是肾衰竭尿毒症,肾病是泛指,也就是说,你母亲的肾脏已全部坏死,浑身容易‘溺毒’浮肿,故药方的重点要放在你母亲的上、中、下三焦通腑利水,打通三焦枢纽,让‘溺毒’迅速排出,并再通过活血化瘀,益气健脾,养血柔肝

温肾壮阳,提高免疫力,分清‘君臣佐使’药……。”郞中不愧为是民间高手,一语道出要害。

陆宏:“明白。不过请教郞中,我一上来先下猛药?还是……。”

民间郞中:“因中医肾病内涵很复杂,故在调理时,最好先投石问路,排毒和益气可以用大剂量,以推动五脏六腑,其它药味可以分别为6克至15克不等,小剂量循序渐进。

陆宏:“师傅,我在运用中医辩证思治中,还要注意哪此问题?”

民间郞中:“你母亲尿毒症已到了晚期,故在调理中,要注意观察你母亲喝药的反应和变化,以不变应万变,随时调整中药品种和剂量,因中医治病博大精深,学海无边,这样才能保证你母亲延长寿命,并提高她老人家的生活质量,后面就可看你母亲的造化了,关键是你要运用好中医这根定海神针,来稳住你母亲的病情,不要向恶性发展,希望你为母亲创造奇迹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陆宏回到家后,按这位民间郞中重点要求,略调整了原来的配伍组方和用药剂量,最后定为这位二十味中草药——

“太子参、丹参、茯苓、白术、半夏、陈皮、枳实、生姜、白芍、肉桂、牛膝、黄芪、石苇、水蛭、红花、黄莲、大黄、竹茹、玉米须、甘草”。

这组方子,以益气健脾、温肾利水、活血化瘀、清热排毒、通腑泄浊,并能打通微型血管等原理来针对林梅目前肾衰竭的病情状况,陆宏原想再放两味中药——大补元气的人参和加大力度活血的川穹,但考虑到母亲有严重高血压,怕气过旺盛引起血压升高,最后暂缓放弃。

这是陆宏首次开配伍大组方,他明白自己神圣的使命——母亲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,为慎重起见,他按规定剂量熬好汤药,没有先给母亲喝,而是自己先后试喝了两帖汤药,最后发现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,他便告诉母亲:“老妈,此汤药我已试喝过了,没事,不知母亲敢不敢喝我配伍的药方子?”

林梅带着病态的微笑说:“阿宏,我敢喝的!现在医院住院部不让我连续住,即便住下,又不给我用好药;去中医医院看病,医生又乱开方子,看来我的命只有交你儿子来掌握了,反正都是死,那就让你来作个试验吧,也许还管用。”
    陆宏:“老妈命大,不碍事的,此方我与民间中医郞中也一起论证研究过,你就放心喝吧,喝后有什么反应我再及时调整药方,”

……

林梅开始喝中医汤药,陆宏的内心还是比较矛盾的,害怕有什么不测,连保姆英子也在时时关注林阿婆的每天喝药的反应,大家都心里都清楚,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——险中求胜,母子俩和保姆三人虽忧心忡忡,但也希望在林梅身上出现奇迹。

……

当林梅喝了儿子熬的汤药第三天,发现血压开始有所升高。林梅的原来基础病就是高血压,平时都是靠吃西药“兰迪”(地平类) 降压,一直吃了三十多年,从不中断,上下血压基本维持在150 / 90左右,但这次喝药发现血压异常,陆宏有些犹豫,是停药还是继续,他感觉方子中的“太子参、丹参、黄芪、红花、肉桂”等这些药味都有益气行血升阳药性。但此类诸药是必须要有的,不能撤,只能在剂量上略减一些……

陆宏经过反翻辩证思考,也翻阅了一些中医经典名方,最后,他决定,除了在“益气升阳”药味中减少剂量外,还在此方中加了一副对药(两味药),结果林梅喝了后,奇迹出现,血压不但降了下来,而且,林梅的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……

那么,陆宏在此组方中到底加了哪两味中药呢,有那么神奇吗?

(未完待续)

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,侵权必究
(快捷键←)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→)
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888彩票app手机版_888彩票app下载_正式游戏网